2005 5 14 -15 日华盛顿、费城之行 (上篇)

 

 

 

一些人这样描述美国最初的历史—— 300 年前,一批叫格鲁撒克逊的后代,因违反家规而跑到北美大陆,但他们继承了祖辈凶残无耻的侵掠本性,加之其笃信的基督教的强烈排他性,踩踏、驱尽了善待他们的印第安人而后落了脚,继而从最初瘦削的东岸 13 块殖民地东西南北挤扩占霸连至西岸,形成最终的 51 州。

F · 叶宁斯的《美国创造》中我还读到了美国独立史的另类描述:它将独立的动机和华盛顿头上的光芒统统抹掉,用大量的史实告诉人们,最初只是一大批与英国政界关系密切的大商人、大奴隶贩子、大走私头子因先知英国的某些法律制定不利于他们,才开始的反英“起义”。这里包括开国元勋华盛顿是因非法攫取 20000 多亩土地将受查处,富兰克林则是因英政府刚颁布的法律使其土地不能升值……这样的民主,就像古罗马共和国“奴隶主之间的民主”,虽然有议会,也只不过是古罗马的“贵族院”而已。所以,战争胜利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在“自由”的幌子下,贩奴生意越加兴旺、而印第安人被驱逐进零星的“保留地”。

扑面而来大量的美国“前科”相较于我在中国所学的硬梆梆的概念形成强烈的反差,充斥在我的心里喧闹个不停,似乎非要找到一个确切的解释才肯作罢。终于,在我亲临费城、华盛顿两块最老牌的革命圣地之后,在我摞摞地从公共图书馆抱出查阅的资料,并因一时的疏忽忘了续借未完成的几本,还以 $8.40 的罚金为代价……

总之,在我基本上掌握了一些史学观点,了解了微观细节和亲自与一些身边的美国人就某些话题探讨后,就决意写点儿备忘录式的读书笔记。

 

北美殖民地建立

 

1607 年,伦敦公司依据英王的“特许状”来到北美詹姆士河口,建立了仅有一个炮台、一所教堂、几间薄板房的詹姆士城,奠定了英国在北美的第一块殖民地——弗吉尼亚的基础; 1620 年,英国的一群宗教避难者乘坐“五月花”号,在这么一句老掉牙的话之后,我想补充这样的一段历史。早在 1608 年,这批清教徒就为了逃避英国国教的迫害,进而实现自己的宗教理想,先逃到荷兰,但很快发现母语严重的流失,既而在与弗吉尼亚公司签订移民合同后,决定前往北美另辟实践之地。

 

“ 新大陆 ” 新意识

 

此后的 150 年里,有进取心的移民源源涌入这片 “ 新大陆 ” ,看看这些名字,什么新英格兰、新奥尔良、纽约 (New York) ,万象俱新……丰饶的海产、廉价的农场、绵延无尽的森林,无论是有手艺的各种工匠、印刷工、渔夫,还是纯凭脑力的生意人、凭体力的工人都可以找到工作机会,并且发现只要努力工作就可以生活得更好,这就是 “ 美国梦 ” 的雏形。 1636 年,当清教徒为贫民建起哈佛这第一座学院,此时的欧洲,还只有贵族子弟才享有受教育的特权。与“书贵如油”的欧洲相比,殖民地发达的报业也为殖民地人们自由意识的崛起奠定了基础。从地狭人稠的国家搬到这里,环境所致,生活方式无可非议地转变成以人为重。而此期间的大英帝国正忙于内部争斗,在无暇顾及要按照帝国政策改造殖民地之前,它已经靠移民自己的力量变得强大、繁荣起来,并且逐渐忽视英宪法的规定,摆脱英习俗和先例的羁绊,立法开始采用美洲的观点。然而,这一切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殖民地的历史充满了民选议会和英王委托的总督之间的斗争……

 

英法七年之战

 

英、法、西班牙几个世纪以来欧洲本土的征战随着美洲大陆的崛起而再次激化。 18 世纪 50 年代,法国加强对密西西比河流域的控制,这样势必要把英国人限制在阿巴拉契亚山脉以东的狭长地带里,于是,两国为了争夺一块土地,开始厉兵秣马。法国此举不仅威胁着大英帝国,而且威胁到美洲移民本身向西发展。 1754 年, 22 岁的华盛顿率领弗吉尼亚的民兵与英国联合,而另一方是法国及其印第安盟友,但总的来说,各殖民地对于这场战争的兴趣都不大,所有企图开导他们效忠英王的计划一一失败。因而当英国在美洲、印度,甚至在整个殖民地世界战胜法国后,立刻面临过去忽视的问题——对于其殖民地的治理,一方面,要把广大殖民地组织起来,以便进行防卫;另一方面,协调各地利益,把战争及帝国飞涨的行政费用更“公平”的分摊给各殖民地。 很明显,英国想建立一套新帝国体系,但美洲方面已经习惯了高度自治,他们要的是更多的自由,尤其是现在法国的威胁消失了。

 

 

 

我们一行四人,租车穿越宾西法尼亚、马里兰、弗吉尼亚、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和特拉华州

95号州际公路上城市中心展现于眼前,历史与现代,繁华和破败共存于此

费城街头——实在破得可以,而且周末一大早就看见结群的黑人在街头家常

市政厅

 

唐人街

 

历史的章节一页页翻过, “印花税 (The stamp act) ”、“交税而无代表权 (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 ”、“波士顿屠杀 (Boston massacre ) 1773 12 16 日的波士顿倾茶事件 (Boston Tea Party) 之后,要求独立的呼声日渐高涨,终于,翻到了这一页……

 

 

自由钟和独立宫

大陆会议

1774 9 , 殖民地代表齐聚费城独立宫(当时还只是宾夕法尼亚州州政府State House),讨论如何应付困难局面, 由于多数代表对于英王朝还有幻想,所以在第一次大陆会议上,独立的问题并没有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但代表们相邀在第二年春再次会面。

就像敲响清王朝丧钟的武昌起义第一枪,1775年春的克星顿枪声(前者是辛亥革命的开端,后者是美国独立战争开始的标志),也是混乱中的一枪将后来的整个战争打上了资产阶级革命的标签,其实不仅给敌人以重击,也给了自己人一个不及防,但随着事态的发展代表们逐渐意识到,只有战争才是他们的唯一出路。

1776 7 4 日,我身后的这口世界闻名的破钟挂在玻璃墙外费城独立厅的钟楼上,第二次大陆会议的代表们敲响此钟,向召集来的群众宣读《独立宣言》,此后它就成为美国乃至全世界人民争取自由人权的象征,1861年,为了废除奴隶制,林肯就是在这口钟下面带领北方军队向南方宣战的。说它“破”,这是名副其实的,早在1753 年该钟刚从英国进口来,由于当时技术有限,后在频繁的搬运中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痕 (crack) ,虽经多次补救,终在 1846 年华盛顿生日那天 ,敲响此钟的同时导致了史上最出名的这条裂痕,而美国人美其名曰“任何一种自由都不是完美无缺的”,所以得名“自由钟”,这些都是后话。

 

 

 

自由钟开裂后,内部用支架托住以防进一步开裂

 

看来西方人的造钟术着实不怎么样,比我们的明永乐大钟差远了

 

两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他们追求的自由不尽相同

 

 

再让我们看看1776 7 4 日这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英王乔治三在日记中这样写到:“今天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可如果那天他将耳朵贴到大地上,定会听到大洋彼岸那片广袤土地传来的轰然之响。这样的描述只是后人添油加醋的杜撰,其实历史并没有浪漫到有人去敲响自由钟来唤醒愚昧而不自知的人民,只是当日托马斯·杰斐逊在那间小屋子里向代表们秘密宣读他花了50多天起草的《独立宣言》,而在数日后以宣传册和帖公告的方式为众人所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曾经统治这里寸土的乔治三,从未涉足于此,而且今后也不会再有机会了——怎么还会有人问我这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国家独立了!所以74日后来被定为“美国独立日”。

 

 

殖民地时期的宾州最高法院

 

签署《独立宣言》的大厅

 

独立宣言》

 

 

殖民地时期的宾州众议院

 

殖民地时期的宾州议会大楼,独立后更名为独立厅

 

位于独立厅前华盛顿的铜像右手侧的铜牌记载着:1861222日,亚伯拉罕·林肯站在这里升起了国旗

 

 

独立厅对面反对美军继续占领伊拉克的群众

 

独立厅对面反对美军继续占领伊拉克的集会

 

独立厅前支持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存在的群众,声势比反对者小多了

 

美国独立战争(1775-1783)

战争的细节我就赘言了,我只是想简单的总结一下大概分成三个阶段:

英国正规军装备精良,欲速战速决,计划兵分三路,将大陆军分拆成两部分:北路从加拿大出发的两路企图从东西夹击阿尔巴尼,大陆军节节败退;南路Howe将军带领的部队没有进军阿尔巴尼,而转攻费城,惨败后被撤职,换来一个更加刚愎自用的Clinton1777年萨拉托加大捷中,法国看到大陆军英勇的表现,决定与其结盟。

第二阶段,英军转攻大陆军势力薄弱的南部,梅尔吉普森主演的《爱国者》讲的就是这段历史,剧中英军最高指挥官就是Cornwallis,在他丢掉几场关键的战役后,决定驻守在York Town重振士气,另一方面也方便接应海上源源的补给。

在纽约附近,在Clinton探子的眼皮底下,Washington命令手下支起烤面包的炉子,小心翼翼地佯装长期备战,实则与从新英格兰出发的法国水陆两军会合突袭Cornwallis驻军地,Clinton做醒他的春秋大梦,被困在Yorktown二十多昼夜的英军缴械投降,大势已去。

(下篇)